千苕

我是一个勋兴党,勋兴党,勋兴党,,,

To Lay,
呐,今晚的月色真美啊,lay哥。这是我新学的话呢,据说是“我爱你”的意思呢。你喜欢吗?
感觉已经很久不见了啊,自从香港三巡之后。你肯定要说我不会控制自己。我也是没办法啊,虽然答应了你,可是真的是太久太远了,我们之间相隔的时间和空间。我偷偷的看了好多“勋兴”的视频呢,惊讶吗?看见弹幕说我在你面前就像个1米84的孩子,不得不说他们看透了真相~在你面前,我永远只是个宠不大的弟弟。可是其实我长大了,可以光明正大的说爱你了,lay哥,我可以承担起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,保护你。
可是请让我再任性一次,能不能让你,出现在我面前,现在。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离愁别绪,什么是牵肠挂肚。果然,爱是世界上最神奇的魔法,让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哀愁。
朝暮与年岁并往 然后一同与你行至天光。我想送你一束花,落新妇。猜猜它的花语——我愿清澈地爱你。

世勋
2017年5月19日

关于爱情

关于爱情
自从和吴世勋在一起之后,张艺兴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。为此,本不是特别爱读书的艺兴还特意去图书馆搬了一大摞书,仔仔细细地研究了好久。
因此,下班回来的吴世勋打开家门,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:落地窗前的躺椅上,一只小绵羊安静的趴着,咖色的毛衣衬得那人皮肤越发白皙,纤长的睫毛好似被阳光拉得更长,在脸上投下一排阴影。光柱透过翻飞的窗帘射进屋内,金色的颗粒欢快的跃动着,落在躺椅旁的书堆上。走进一看,娇嫩的嘴唇边露出小小的酒窝,埋在脸下的书本上似乎还有可疑的水印,,,
吴世勋看得愣了神,恍惚之间,眼前的人睁着一双惺忪睡眼,迷茫的望着自己。
“世勋啊,你回来啦,,,”好听的汽水音被拖长,尾音还微微上翘,带着别样的韵味。一个没忍住,唇齿已然相贴。感受着那人柔软的唇瓣,品尝着对方口中甜蜜的汁液,吴世勋的手不安分地上下滑动着,开始心猿意马起来。
“不要啊,快停下来!”皮肤接触到空气,泛起细小的颗粒,张艺兴猛然清醒过来“我有正经的事情!”
“什么事情能比这还正经?”一边说着,吴大手继续在雪白的酮体上放肆。
拍掉身上捣乱的手,张艺兴抬眼看着自己的恋人:“你觉得,什么是爱情?”
看着自家爱人清澈的眼眸,吴世勋勾了勾唇角:“就是只要一想到你在我身边,我就觉得很心安。”说罢,薄唇贴上爱人的眼皮。
艺兴呐,只要有你,就是爱情。